华盛顿自由灯塔报:特朗普在中美高峰会上反对加强与中国的执法关系

 

2017年11月9日星期四 Bill Gertz

Trump, at Summit, Opposed Closer Law Enforcement Ties with China
原文地址http://freebeacon.com/national-security/trump-summit-opposed-closer-law-enforcement-ties-china/amp/ 推特党筹委会翻译组:Chixodus出中原记, Jian Wu
译文地址:http://chinatwtparty.blogspot.com/2017/11/bill-gertz.html

由于担心北京在美国针对流亡人士的非法执法,川普政府拒绝了北京在北京峰会期间提出的开展更加紧密的执法合作关系的请求。

根据一位参加高峰会议的白宫人士透露,川普总统还敦促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阻治芬太尼药物的出口,芬太尼正加剧美国致命的类鸦片毒品危机。该官员还在电话简报中称,川普对刚在上个月七常委换届中进一步集权的习说,美国不会终止向台湾出售武器,并将继续向该岛出售防御性武器。

根据这位官员,中方在星期三的会谈中“间接”地提出了反对美国向台湾出售武器。川普在星期四称赞此次一天半的峰会在解决美国关注的阻止北韩核导弹计划和贸易平衡问题方面是成功的。川普总统在推文中表示,希望在未来几个月和未来几年加强建立和中国的关系。川普总统预计星期五离开北京前往越南。他将在越南的演说中提出美国对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太区域的愿景。

中国试图在川普访问期间想法讨好他,以取得其在这样一些问题上作出让步,如接受中国在争议海域的领土申索要求,并承认中国的世界大国地位。

随着美国三大航母舰群本周在日本海举行演习,美国和北韩的关系仍然非常紧张。

在和习一起举行的联合记者会中,川普说:“今天,习主席和我一起讨论各种加强协作的途径,以便更好的应对致命的毒品贸易,并阻止毒性药物流入并毒害我们的国家和社区。

这位高级官员说,川普在每次会议中都提出芬太尼出口的问题,指出该类药物去年导致两万个因过度用药而死亡的案例。

这位官员说,“中国芬太尼通过走私进入我们国家”,同时指出中国在更积极控制该药品出口方面取得了进展。大量的中国芬太尼经墨西哥进入美国,或是通过邮寄直接进入美国。
川普未曾提及执法合作,也没提及中国针对流亡人士的秘密间谍行动,联邦调查局对这一行动的代号为“猎狐”行动。

但习在会后的正式声明中称双方同意,“任何一方不希望成为对方逃犯的避难所,双方将指示两国的主管机构积极发展长期合作机制,追讨逃犯的资产,以及遣返非法移民。”
但是,这位官员说,“我们没有接受这种机制”,“我们相当直率地提醒中方说,我们是一个法制国家,而不是用法统治的国家”。

这位官员说,美方向中方明确表示,“我们不会容忍违反我国法律的行为。”

这位官员还提到了中国在美国的情报安全活动,他说:“我们已经看到了中国的一些过分之处。”

近年来,中国一直在美国境内开展积极的国安行动,试图寻找犯罪分子和持不同政见者。例如,中国一名高级安全官员和其他几名官员在5月份被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在纽约短暂拘留,罪名是违反旅行限制,还有与中国商人郭文贵会面后敲诈勒索。

然而,美国国务院出面阻止了美国联邦调查局逮捕中国人。但是,官员的电话和电脑被没收。

“除了外交或领事官员或专员,在没有事先通知司法部长的情况下,在美国以外国势力的代理人身份活动,是一种犯罪行为。” 一名司法部官员告诉《华尔街日报》,中国在纽约的行动避免了一场重大的国际争端。

美国司法部长Jeff Sessions在10月与中国高级安全官员会面时就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的计算机网络遭到黑客攻击关联到北京这事也批评了中国。该研究所因计划与郭举行了一次专门的会议而遭到网络攻击。在中国的压力下,该会议后来被哈德逊取消了。

 

当被问及中方是否曾强迫美方遣返郭文贵时,中方官员并没有直接发表评论。郭文贵自一月份就成为中国领导人内部高层腐败的直言不讳的批评者,他还披露了政治警察和情报机构的内部秘密。

中国已经对郭先生展开了一场大规模的秘密施压行动,包括迫使美国社交媒体公司对郭先生噤声,和利用在中国有业务的美国商界领袖去游说特朗普遣返郭先生。

在中国采取的一项行动中,被认为与北京有联系的黑客渗透了郭先生所雇律师的电脑系统,偷走了他的政治庇护申请并公布在Twitter上。

郭先生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中国多年来一直在寻求与美长期的执法合作,北京将这一合作解释为“联合执法”。

“中国知道美国对此永远不会同意,但还是在不断地坚持这一点。” 他说:“这出戏是演给国内统治者的政敌们看的,是为了吓唬中国老百姓,这是一场心理战。”

郭先生说,中国试图通过这一举措与美国建立“假和谐”关系。他说:“这是在试图让美国分心,就跟北朝鲜的情况一样。”

郭先生说,中国的消息人士告诉他,习近平在与特朗普的会议上并没有特别提起他,这表明政治局委员和反腐沙皇王岐山在上个月从所有职位上退下之后的影响力已经消退,那时郭指控他的财产是由贪腐所得。

在台湾的军售问题上,这位高级官员说,没有就发表第四次中美台湾问题联合公报进行讨论,也没有谈到与中国解决台湾问题的“大交易”。

该岛国是一个事实上的独立国家,但中国把台湾视为分裂的省份,并且誓言要使它回归大陆。

这位官员说:“总统在谈到我们的一个中国政策时是基于三个联合公报和台湾关系法的,所以我们要继续提供与该法律规定义务所相称的防御性武器。”

会谈中还提及中国在美国的投资基本上是不受阻挠,而中国对美国在华投资则设有不公平的限制。

这位高级官员说,由美国财政部牵头的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对中国投资有望加紧控制,中国人对此提出了问题。

在特朗普的领导之下,对中国企业通过收购美国公司来购买敏感技术的企图,CFIUS采取了更为强硬的立场。

“我们当然正在考虑对CFIUS进行改革,并在我们的工具箱中查看其他工具,而且向中方明确表示,其中一些工具箱虽然已经在地下室闲置很久,但仍然锋利而有光泽。”该名官员说:“我们将利用我们的法律所授予的权力来减轻中国与我们之间严重不对等的经济关系所造成的影响。”

国会在本周提出立法,将政府的国家安全审查现代化。

根据该项立法主要发起人罗伯特·彼滕格(Robert Pittenger北卡州议员)的说法,中国在美国的投资在2010年至2016年间增长了900%以上。 他说:“大部分投资都是战略性的,经过协调的,是中国政府针对美国重要基础设施的策略的一部分。”

这位官员说,对北朝鲜方面,中国同意对北朝鲜“保持压力”。

在迫使北京遏制朝鲜的核武器和导弹计划方面获取了一些进展,但是政府将密切关注这一承诺是否得到落实。

特朗普在会议期间还提出了美国对中国侵犯南海问题的担忧,特别是需要允许航行自由以及中国必须遵守国际法。

 

广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