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给中国出了3道难题

 2017-12-04 雷尼尔 西雅图雷尼尔

双回流与双平衡

这个星期发生了很多影响非常深远的大事,有的政策可能影响中美经济十年以上。很多人直到现在还没看清楚特朗普的政策的核心即:

工作机会和资金的双回流,贸易赤字和财政赤字的双平衡。

这个目标对于奥巴马和希拉里来讲,是想都不敢想的梦,但是在商人出身的特朗普来讲,这些努努力还是有可能实现的目标,是他执政的理想。

双回流和双平衡的现状,非常让美国人沮丧。大量的工作机会流失到东亚,墨西哥,日韩。高达2.6万元美元美国跨国公司的资金躲在海外的避税天堂,就是不回来。贸易赤字,仅中国一家每年就有3600亿美元的赤字,财政赤字已经到天花板了。

所以特朗普执政以来所有的政策其实本质都是围绕着如果解决双回流和双平衡来进行的。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削减开支,都是为了降低财政赤字,敲打欧盟,中国,为了贸易赤字和财政赤字。曝光各种离岸文件,避税天堂为了资金回流。美国国内还在酝酿的教改,基建,医改等等,通通都是为了双回流和双平衡实施的。

特朗普是一个既诚实又狡猾的人,但更是一个聪明人。

美国税务改革

美国的这次税改可以说是美国赌上国运的改革。美国税改不仅仅对美国国内会带来非常深远的影响,而且会给世界的经济局势带来巨大的影响。

拉弗曲线

在介绍税改之前,介绍一个经济学里面的概念,Laffer-Curve 拉弗曲线

其实抛开复杂的计算和有趣的典故,用浅显的道理解释一下就是,

当你税率为0的时候(A),政府税收一毛钱也没有

当你税率为100%的时候(B),谁还挣钱啊,政府税收还是一毛钱也没有。

所以存在这个这个理想的点位,这个点位B,政府的税收会达到最大化。但是政府税收最大化未必代表全社会的利益。所以还存在着一个叫最大化增速的点。在这个点位上,虽然政府的税收会有损失,但是整个社会的财富会增加的最快,把蛋糕迅速做大。

税改重点:

此处税改的重中之重是企业所得税,一下子从35%减少到20%,时限为永久,这是自1986年里根税改之后,美国税务上最大的一次改动。

首先,这对美国的企业来说是一大利好消息。其实美国的企业实际税率比很多高福利国家本来就低。在这个时候,美国对企业所得税又进行大幅度削减,这是怎样的一种影响?

毫不夸张说,这是走避税天堂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冰岛,说你呢!

(此图是Turmp最开始的提案是15%,参议院通过的是20%,Trump最后说可能是22%可能是20%)

可以说不但在发达国家,在发展中国家,美国的税率也将成为较低一档。美国的企业税负,经营成本至此之后比中国要低得多。

其次是,offshore cash,海外资金。

新税改可以把美国公司的存量海外资金,以及别国的资金通通吸过来。

对于存量的离岸资金:

美国的公司比如苹果这样的跨国企业在海外有着2.6万亿美元的离岸资金,现在只需一次性缴纳14%(低流动性资产税率为7%)便可合法汇回美国。

对于增量的海外收入:

改革征税体制:目前的全球征税体制将转变为属地征税体制,即海外子公司股息所得税予以豁免。

比如上海通用,是通用的合资公司。在税改前,上海通用中通用股份获得的收益,要向中国政府缴税,汇回美国时还需向美国政府缴纳35%所得税。

税改之后,汇回美国则不再需要向美国政府再缴税。

这样美国的生产成本降低,能源成本降低,资金成本降低,美国资本必将大幅回流,甚至一些海外资本也将被虹吸到美国。

双回流中的资本回流就这么解决了。美国的股市对这种政策也表示乐观。

双回流中的工作机会回流需要时间来观察,而且非常复杂。但是从川普现在制定的计划来看,个人感觉比较靠谱。

对于高技术人才,一方面会吸引移民,一方面是自己快速培养,给高校系统上KPI(下次会专门分析这招对美国高等教育的影响)。

对于普通劳动力,会通过禁毒战争和再就业等行动,上马基建项目,提供工作机会。(美国的毒品问题,基建陈旧落后问题都在他的计划表上)

不承认中国MES

2017年,欧,日,美相继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是不是市场经济地位我们不争论,没有走过进出口流程的人没资格谈这个话题。我走过,要想往中国出口东西非常难。有无数明规则和潜规则在那卡着你。其他一些方面,也颇让人头疼,例如中国德国商会一周前发表声明称,不排除全面撤出中国大陆。

但实际上这个MES (Market Economy Status)对经济没有直接的影响。长远来讲可能会有影响,最大的影响也就是贸易战

贸易战不是目的,解决双赤字才是特朗普的目的。按照现在的趋势,可以看到特朗普政府正在有条不紊地准备着贸易战:我写过一篇对美国采取贸易战的分析《突发:今天下午美国打响中美贸易战的第一枪》。

红色区域是已经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国家,紫色区域为尚未承认中国为MES的国家和地区,斜杠阴影区域是还在谈判中。

美联储加快加息步骤

本来美国已经进入了加息周期,这次税改方案顺利通过,耶伦大妈下台,美国加息的步骤会加快。现在最新的消息是美联储明年会加息4次!

摩根资产管理公司的Bob Michele认为,即使是最鹰派的加息预期,其程度也不够。根据彭博调查得出的中位数预期,在本月预期中的加息之后,美联储明年将有两次加息。美联储决策者“自己的预测”是本月加息后明年再加息三次。也有一些分析师认为,明年加息四次,可能在每次会后有新闻发布会的会议上都加息一次。

特朗普出的难题

第一道难题:税务改革跟不跟?

现在的中国,劳动力成本优势在逐渐消失。地价高企,税收却在不断增加。现在美国在税收上大幅减税,能源上已经从最大进口国变成净出口国,这使得不仅仅外资,连国内资本都可能加速外流。

客观来讲,国内的实际税赋还是比较高的。

税价分离外资超市小票

像是消费税和增值税,一般国家只有一个。但是中国两个同时征收。还有国内房子有土地出让金,但是房产税已经在很多地方空转很久了。还有马上开征的水资源税和计划中的遗产税,环保税(2018年1月1号开始征收),税收逐渐向欧洲靠拢。

可偏偏这个时候美国开始有史以来最大的税改,出了个大难题,好比梭哈一样,跟还是不跟?

这个时候,中国有两条路。

第一条路,跟!

可能性不大。一旦税收大幅减免,收入方面,对于中国现在不甚乐观的财政形势来说无疑雪上加霜,国内经济能加的杠杆都已经加过了。而支出方面,特别是社保基金方面,缺口在不断加大。如果没有中央拨款,养老支出就占到财政收入一半的东北地区,更加难以为继。其中最惨的是黑龙江,目前其社保补贴需要依靠中央财政的支持;

收不抵支的省份

全国社保收支情况

血槽短的省份可是比比皆是啊。

一旦减税,这些亏空谁来填啊?

第二,不跟。

这个可能性很大,但是副作用是竞争优势会逐渐消失。毕竟资本的流动就会如地下的岩浆很难阻挡,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你总不能不让人出口,不让人交易吧,总不能再搞配给制吧。

所以有关部门早在草案公布第三天后就公开谴责美国试图挑起税务战争。

这道题有点难啊!

第二道难题:敢不敢打贸易战?

贸易战的本质是谁更需要谁的问题。

中国对美国的出口规模比较大,2015年有4819亿美元,但大都存在替代品。而美国对中国的出口的产品:26%的波音飞机,56%的大豆,16%的汽车,15%的集成电路,这些产品的可替代性比较差,2015年1162亿美元,只占美国总出口额的7.7%

中美之间的逆差有3657亿美元!美国想要把这个数字拉平,十年之内不太可能的。

但由于特朗普的基本盘很大一部分是制造业等相关行业的从业者。所以,特朗普肯定会把姿态做足的,但是真正的贸易战,估计短时间内打不起来,最多敲敲竹杠,要求各贸易逆差大国购买他的产品,削减赤字。

秦无亡矢遗镞之费,而天下诸侯已困矣。于是从散约败,争割地而赂秦。

特朗普估计也会采用类似策略,让各个贸易逆差国,争赂秦,缓解国内的矛盾。

第三道难题:敢不敢动房地产泡沫?

美国一旦开始加息,国际的资金就会开始回流美国市场。为了抗衡这种效应很多国家也只能跟随加息。中国周边的韩国已经跟上了,其他国家也不得不跟上加息步骤。

现在美国加息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这个问题可能最难了。加息,房地产泡沫受到的压力以及地方债务平台很有可能雪上加霜。还没有加息,北京的房地产已经开始感受到凛冽寒风。不加息,资金流出的压力会进一步加大。

北京整个二手房房价已经降了13%左右,而有些区域如燕郊平均降幅达29%。这意味着燕郊高点站岗的人可能已经在断供压力线附近了。北上广深永远涨的神话已经破灭,疯狂的三四五线城市又能经得起几次加息呢?

这头喊了很久的灰犀牛会不会在第几次加息之后跑出来呢?

而更要命的死这个问题,又和第一个问题紧密相关,因为房地产相关的土地出让金在很多地方又叫第二财政,如果房地产出现危机,那么地方财政必然也会承压,地方债兑付也会出现大量问题,牵一发而动全身。

作为对个人的建议就是控制好风险,降低杠杆。

小结

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

我坚信在十九大精神的指引下,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来推动各方面的变革,通过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来实现发展方式的转变、经济结构的优化和增长动力的转换。小小建筑商人出身的特朗普的阴谋诡计,必定不会得逞!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