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在公开文字版】2017年12月12日郭文贵先生在Instagram 直播《文贵给即将在大连被冤审的员工及家人的誓言;谈小平妻子失踪,法新社采访,华涌及乱运8分子》

2017年12月12日郭文贵先生在Instagram 直播《文贵给即将在大连被冤审的员工及家人的誓言;谈小平妻子失踪,法新社采访,华涌及乱运8分子》

【话题】
农历的29,我从哈尔滨回来了
他们不考虑任何别人往哪去走什么路
可惜的是,只有一个华涌!
法新社报道

周亮

威权政治下的依法治国
从今以后,大家各自走好

视频地址: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sBoFhUW7n4
内容以视频为准。

话题【农历的29,我从哈尔滨回来了】
(12:26)那么,另外一个,最近哪,这个北京的高低端事件。

什么叫高低端事件?就是新时代的阶级斗争。

啊,就是阶级斗争。过去有城市户口,农村户口,在个别区域还有所谓的菜民户口。在这个所有的过去所谓的阶级斗争为纲,体现的最明显的就有工人和农民,有知识分子和所谓政府官员。有特别是城市户口和农村户口之分。这就是典型的阶级斗争。

可是我们的中国的人民被剥夺了识别真相和讨论真相的权利。你就忽视掉了,由于人家的宣传机构,忽视掉了真相。你结果人家用阶级斗争,把你给阶级了。今天是文化大革命阶级斗争的一个延续而已。

只是用完了你了,现在开始要卸磨杀驴。把你赶出城市,不仅仅是京城,使用的手段可能在每个城市不同,结果都是一样。

我是作为房地产开发出来的。我从开始从郑州,大家可以问所有的跟我做过的施工单位。我在盖郑州裕达和裕达花园小区的时候和裕达别墅的时候,我最起码得几百头猪,送给过施工工人。每到过年过节,我们都去看望工人。买吃的,买几头猪,我们对待那些所有的建筑工人,我们都像亲兄弟姐妹一样。因为我们本身就是草根儿,就是最穷的人,就是最低阶级的那个人,就是农民。我连农民都不是,连地都没有。

我到郑州之前,我是坐着那个三轮车的钱都没有,坐客车从河南的范县高码头,高码头坐到了范县,范县坐客车到了郑州,从郑州火车站租了个三轮车,带着几床被子,带着我儿子我女儿,还有我妻子我妻妹,啊,我们5口人,租了个房子,叫做郑州的西边,一个叫耿和,一个人家的房子。

后来住了一个多月的时候,也就是那一年,也就是1991年的春节前,啊,我呢,就去了这个哈尔滨去北京了。家里留了400块钱,我妻子拿着400块钱带着孩子和她妹妹吃饭,最后就连吃咸菜的钱都没有了。屋里冻得够呛,大过年的,26人家家里房主要给她们轰出来。她们几个人抱着被子取暖,就在这个时候,农历的29,我从哈尔滨回来了。我身上带了大概大概5000块钱,啊,我去卖这个节油器,卖节油器呀,找到了我过去的朋友,刚从看守所出来吗,然后这个拿了5000多块钱。

我到了家以后,马上带着我妻子,和我这儿子女儿,还有我妻妹,马上去了郑州亚细亚商场。到亚细亚商场,买了一个大电视,然后还买了个电褥子,又买了几床暖被子,给他们每人置办了几套新衣服。回来给了这家,房主,还是我朋友的家人,然后把房租交给他一年,还给他家买了礼物。

这个,我看到北京啊这个驱离,啊,暴力驱离高低端的时候,这个,我是心情是无法平静的。

因为我就是最简单的低端中的低端。啊,我被房东往外撵,经常这个所谓的查户口的派出所,经常来查,查外地人口,查这个所谓的当时的,现在叫闲散人口,那时候叫流窜人口。啊,来查的公安,看到啥好东西,给你拿走,然后你给他们100块钱或20块钱,他们就走人,或者给他们买一盒烟买一条烟,他们就拉倒。否则老来骚扰你。

啊,打着这个名头都是伟大的。维护社会稳定。啊,切除社会不稳定因素。但是,敲诈的都是最低端。啊,就在跟我们住的个房子的隔壁。那个时候就是所谓在卖淫的那女的。经常在深更半夜打的鬼哭乱叫,都是派出所公安干的。啊,查着查着夜,就把你给上了。啊,就上床了。啊,经常听到旁边的邻居受到了性骚扰。那是太正常不过的了。

那么今天当我们看到北朝鲜一个士兵跑到南韩的时候,说他肚子里面取出了,这个由于用人粪培植的青菜,所以肚子里面有了大肠杆菌,大肠杆菌长了有说7公分长的蛔虫。啊,这个好像是这个时代离我们很遥远。好像北朝鲜很低级,那个时候,就91年的时候,我们的那个是一个租户,7,8个租户里面,共用一个厕所,到厕所里面经常有那些,我们这些低端人口的孩子肚子疼,吃了那个三角糖,跟我小时候也吃那个,拉出来的都是那几公分长的虫子。今天的农村,那不也这样吗。今天中国1/3的农村,甚至50%的农村,一样的,不比那个好。

头两天,有一位网友,我非常的感谢啊,到了我山东的老家拍的视频,看得我激动万分。

这个山东老家的这个房子,是我在已经发展起来以后盖的房子。我们的老家的房子在村里面。比这个小大概,是这个的1%,是土墙的房子,地到墙是2米6高,8平方米,三个8平方米的房子。我跟我妻子私奔以后,就在那个8平方米的房子里面回来住的。

那个房子你们看了以后,你们无法相信,那是文贵曾经结过婚,成长的房子。那个房子出去上厕所是外面,是一个露天厕所,到现在都是。现在你们看到的那个房子,是在20年前,因为我父母要求在老家盖了一个房子。基本上成了我父母,啊,行施善德,给村里边人聚集的地方,因为他一年也就回去几次。

话题【他们不考虑任何别人往哪去走什么路】
那么,今天我看到驱离高低端人口的时候,我是太多话想说了。啊,但是今天我不说,我就说这件事情的意义。它的本质,它就是现代版的阶级斗争。

无论是盘古大观还是金泉,无论是现在的北京的国贸,还是今天所有人住的四合院,全是来自于低端人口,用生命,青春,鲜血所换来的。用他们的抛妻弃子,远离父母,把他们变成所谓的留守儿童。留守父母,剥夺了人性的性能力,家庭团聚的权力,建造了一个个现代版的魔幻般的城市。

这个中国的莫言,在小说里面写了他梦想中的他的老家高密县,一个个的苍天大楼。他所有的幻想在今天的城市成为了现实。但是绝大多数都是以低端人口的生命,青春和人性,健康所换来的。

今天这种驱离给予冠以了各种色彩,城市要不要整治啊?一定要整治!要不要拔出那种安全隐患?一定要拔除!但是真的只能他三天吗?真的只能非要让警察把玻璃砸烂吗?真的非要把这些人的东西砸坏吗?真的要把女人孩子仍到大街上去吗?真的要把那个老人驱离到冬天零度以下的室外去吗?为什么不在冬天之前来进行提前准备?为什么不给疏离时间?这样做法是依法驱离还是依行政命令驱离?而且这个驱离的真相为什么又不让人家知道?连华涌先生录像都属于违法的,被威胁的。这里面所包含的问题是人治,没有法治。是高级黑,是政治投机,蔑视人性,骨子里就是存在着阶级斗争思想在作祟。

北京城,我原来说过就两条路,东西长安街,南北中轴路。在建城的时候他叫紫禁城,就是天上叫紫徽星,紫微星就是神仙住的地方。紫微星这个北边有个北斗七星,北斗七星就是神仙回家辨认方向的星,也就是北斗七星,所以盘古在北京的中轴线的西北侧,所以我叫盘古七星。

紫禁城就是人间核心的一个地方,神仙住的地方。那为啥叫紫禁城呢?紫禁城住的又是谁呢?他叫天子,就是天上神仙的儿子代表天上来统治人们的,那叫天子,所以叫紫禁城,紫微星神仙们的儿子,天子住的地方北京城叫紫禁城。紫禁城里面只有一个就是天子,所以他们不考虑任何别人往哪去走什么路,往东西走长安街,往南北走中轴路。剩下的在北京全是奴才。

所以北京只有皇帝和奴才,没有人们,更不存在所谓的人权和法治。

今天所有的这些行为都是皇帝和奴才的形式的再现,叫高低端。这种皇上至上天下为奴,在大清朝英国大将军见乾隆不跪那天起,他写了一篇文章,“紫禁城外哥几个娶一个女人,垃圾上百年没人清理,可是这个无知的皇帝以为他什么都有,这样的破船不砸烂它还靠什么呢?这是我们的机会”。

后来就看到了一系列的八国联军,鸦片战争,最后中国到了真的是百年大劫。实际上从大清朝起几百年大劫,今天不但没有改变而且更糟糕!人类发展到这个程度,还竟然是紫禁城的思想,一人为皇,天下为奴。

然后这些官员们拼了命的表现奴才的本分,把另外所谓奴才中的低端奴才作为牺牲品,祭奠品。天理何在啊?

这些低端人口我们都看得见,从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把手变成了垒墙弄钢筋,变成了真的是就像一个工具抓勾一样,皮肤都苍老的,看哪个民工不比实际年龄苍老一半以上。睡在湿湿的地板上,吃着有的从老家带来的饭,都带十天二十天一个月的都有,工地上也吃那些被人做过手脚的各种发了霉的各种饭。垒出的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摩天大楼,盖出最高级的油板路,然后这楼里面,从窗子里能看到玩弄的是这些低端人口孙子,孙女,连三岁孩子都不放过。甚至把他母亲,妻子,闺女一堆玩儿。这是什么世道啊?

给你们盖楼,给你们养猪,给你们盖马路,然后你们再玩弄人家的妻子,闺女,连三岁的孩子也不放过,然后还定人家为“低端人口”。这是天理吗?这是人性吗?什么样的制度会有这么疯狂?

还有人在为这个掩饰,还认为这是对的。是,城市到冬天了不能污染。就像头两天我和多个官员探讨这个问题,我们吵得一塌糊涂。说有人想要北京不污染,还想要到处制造污染。然后北京不要死人,还到处在那里建违章建筑。我问了他一句话:你这么多年来,你早不管,晚不管,为什么到冬天来了才管?你几十年形成的这种社会的,因管理,因为管理不善造成的污染,而且这种治安隐患。你现在要疏理它你要改变它,谁的错误啊?你是管理者的责任。你让这些人就三天内为你过去30年买单,这公平吗?当然了我说你们从来没有管理过,只是统治!是因为你们不是管理,你是统治!你就是统治者的思想你才敢这么做!

你让这一拨人为过去几十年你的无知,傲慢,贪腐留下的城市治理隐患来买单,公平吗?

这不是又一次现行的大跃进的吗?现代版的大跃进吗?哪一个违章建筑不是你政府批的?不是你派出所在管的?工商局在管的?人家那些人都有营业执照,人家那些都是经过了税务审核。各种司法手序和行政手续都批准的。结果你用行政手段改变法律保护的各种执照。你是以人代法?是以行政代法?你还是以真正的所谓政治高于一切代法?恬不知耻地在那儿还讨论!

我说你们记住:北京城还是奴才之城,皇帝之城。不要以为你们现在打着所谓学者之名,在官员所谓之内利益共同体,瞪眼说瞎话,助纣为虐!

话题【可惜的是,只有一个华涌!】
那这个“蓝金黄”啊,这个这个“蓝金黄”幼儿园那个,不是”蓝金黄“,“黄金蓝”吧那是,那个幼儿园事件能那么简单拉倒吗?雷洋事件硬盘坏了,徐明事件在看守所的坏了。雷洋的手机也坏了不能回复,连警察手机也坏了,连监督仪都怀了。过去查查那李明被打死的那地方那也坏了。这次硬盘又坏了!真把人民当猪狗啊!这能过得去吗?可能过得去吗?所以为什么说华涌先生,华涌先生不简单!

任何人不要说华涌先生错话,我感谢耿炎先生,你发了3次推以后,这个在我说出来以后,马上删掉,大家不要怪罪耿炎,耿炎是个年轻人,他只是太过敏感了,被吓敏感了,吓出敏感症了。

华涌先生,他不可能是特务,如果他是特务,那更伟大了。这样的特务已经看清真相,与人民为伍,告诉大家真相,不是更伟大吗?!

他要不是特务,那他更伟大了。14亿人里边, 有几个华涌啊?无论从他的形象,气质,谈吐,和办法, 执行力,他所带给我们的真相和信息,这都无人可替代。可惜的是,只有一个华涌!

如果华涌先生能出来,如果我能帮上什么忙, 只要是合法的啊,必须合法。文贵一定全力以赴。天佑华涌先生和你的孩子。这个不是没有一人是儿男!华涌就是一个好男人,非常之佩服。

然后呢,高低端人口的事情,转移了文贵的爆料,转移了文贵爆料所必须大家关注的焦点。这个盗国贼们,成功地将视线转移, 这不是故意的,但是这是有操作的。这个事情不可能结束,怎么可能结束? 中国人都死光了, 也都不可能结束。

话题【法新社报道】
另外一个这两天大家讨论更多的事情,是法新社的报道。

法新社的报道呢,也是很久以前一直跟我联系,准备参加全球发布会啊, 一直要采访我,。我给大家说过,这个很多很多媒体联系, 因为我不接受采访。由于我接受了HBO视频采访之后,我答应了这个法新社, 所以说就那天接受了采访。我一直在开会,很忙, 说好半小时,那天坐下来就开始说, 我没心里准备。然后呢, 采访完了,结果很长时间,谈了很多事情,但非常让我遗憾的事情, 又一次被盗国贼所利用。

我没有想到的事情,法新社,是这么有影响的媒体。 纽约时报报道了那么多次也没有全世界去报道,报道完了过去了就过去了。那么结果法新社的这个不得了了,这个台湾,香港,日本,非洲,欧洲,七七八八一大堆,全部都是转载, 各种文字的。不但转载,坏了,这就是看出来了,有人又开始黑郭文贵了,这非常清楚。

我文贵是一直以来,我再次重申,郭文贵所有爆料的原则, 就是郭七条,不反习主席,不反中国,不反中国人,就中华民族。我绝对不谋求中国所谓的彻底大乱,更不允许中国乱, 我不会支持中国大乱。就是反对以贪反贪,以黑反贪,以警治国,以黑治国。

这就是我郭七条,不会改变, 凡是和我这个不一样的口调,都是别有用心。人家法新社很简单, 说我要改变这个体制,这个体制他现在不依法治国,它以黑治国。啊,我是要改变这个, 结果要推翻北京!冠上大帽子!要这个推翻北京了!

而且呢, 还有人说我和班农合建一个,合建媒体, 推翻北京。我给法新社说的事情,他一再的问,班农先生跟你聊什么,我说他很了解亚洲, 他是个我见过很少了解亚洲的西方领导人。他在我社交媒体,和下一步媒体的运作上,给我很多建议。结果就变成我跟他合作了。不可能, 我跟他没有合作。

另外一个,我没有说要推翻北京,我要改变这个体制,我没有说要推翻北京,而且一切都以郭七条为主。这就是现在的王岐山, 孟建柱,傅政华, 孙力军等盗国贼们,和他背后的老板们,处心积虑,从头到尾最想干的这件事, 把我变成习近平先生的敌人,把我变成国家的敌人,把我变成中国人的敌人。

话题【周亮】

大家看到了,十九大后王岐山先生最核心的秘书之一周亮去什么了?银监会副主席。没人报道,没人说。他为啥去银监会当主席啊?他咋不去证监会当副主席啊?他咋不去那么多会保监会当副主席啊? 很简单。 海航的二十万亿的所有公司的控制权和它金融牌照,和它所有的贷款,都在银监会管理范围内。

抓住了银监会,抓住了中国人的钱袋子,抓住了国家国库的造币权,那么银行谁还敢收回海航的贷款呢?被中国银行田国立,王岐山先生的秘书;田惠宇,招商银行的行长,也是王岐山先生的秘书;这个康典,新华人寿,那是他哥们儿;建行工行那都是他家里人;人民银行监管部门,印币部门,国际投资部门,全在周亮底下。严格讲人民银行全在周亮底下。谁还敢收海航的钱呢?那以后洗钱还谁还敢管呢?这是起码的常识啊!没人报他,没人管。

所以十九大后,王岐山先生和孟建柱傅政华以及孙力军的权利,没有下降,绝对在上升! 原来他还有顾忌,现在没有顾忌了。习近平先生不超过33的股权。他就33。不管他自己怎么感觉,这都是事实。你去上外国人当中去,所有人都知道,都认为中国最有实力的是王岐山先生。然后外国的情报部门认为孟建柱先生始终是中国的情报和公检法最大的老板。没有人怀疑。

话题【威权政治下的依法治国】

所以十九大后,怂恿郭文贵继续爆料,乱爆料瞎爆料,那就是把郭文贵推向断头台的,就是把郭文贵推向习主席和国家民族的对立面,然后掩盖盗国贼转移资产盗国财富,和实际控制国家机器的能力,他们的一切计划和用心。这是真正的事实。文贵能上这个当么?文贵的智商有这么低吗?文贵连这都看不出来还能在三年内让中国真正达到“依法治国”?改变这个体制么?不可能的。任何情况下,我都不会做与我郭七条有矛盾的事情。不与习主席为敌,不反习主席。不与国家为敌,不反国家,不伤害国家。更不可能与中国人民为敌,不伤害人民。

我和班农先生的合作不存在所谓的,没有任何的商业合作,只是建议,探讨一些中国在下一步转型改变当中他的看法,和分享我对一些中国台湾香港日本的看法。本来,班农先生马上下周要去日本的,去台湾, 但是由于各种原因,可能只去日本不去台湾。他本来问了我很多建议。

我始终告诉他,你千万千万不要再讲话,讲把中国人民和中国,中国政府和中国共产党,等同于或排在一起。我说对我们是不公平的,不能接受的。 所以说首次上次在日本讲话,第一次讲出了说“我喜欢中国人,我喜欢中国。我反对的是极端的思想和极端的扩张主义,和不负责任的国家行为。” 我们的国家利益,人民利益排在第一位。这是永远不可能改变的。所以盗国贼们想利用这些东西转移他们的问题,那是不可能的,文贵不会上这个当。

而且十九大后到明年两会,中间变数很多,国际上一系列的事情要发生。大家看到了,美国和中国的关系,多少事情?头一段时间我说“国际上将有大事发生。” 我不知道大家意识到没有这个大事发没发生。接下来一系列的事情还会发生。

未来的两三年不会那么平静,中国一定要改变。首先要内部彻彻底底要保持稳定这是对的,但是不能牺牲人权。不能让整个社会处在一个被打压被泯灭人性,像1930年的德国一样,打着一个所谓的统治世界,驱除犹太人,杀害犹太人,从开始做标记,到登记户口,到最后限定范围活动,到最后部分抓腐败然后呢部分抓人家钱的来源洗钱,最后把人家关到集中营里杀了。不能导致到这种局面。

我们今天我跟西方世界不仅仅是跟班农是好朋友,很多好朋友,太多了。过去看低郭文贵的那些人们,好好反省把你们的狗眼睛擦亮看明白了哈。十年前怎么说,现在怎么说。我希望的是用郭文贵的智商和财富,能在郭七条的范围内,为中国人改变体制。让中国人真正享受到依法治国,拥有民主自由和法治。

我现在最认为,现在就像新加坡早期一样,危权政治下的依法治国。

法新社报道出来以后,各个方面对郭文贵,进行的谣言惑众。我在此澄清:不可能违背郭七条。

现在关于八个伪类官司的问题啊,我就不一一的说了,大家看结果吧。(42:34)

话题【从今以后,大家各自走好】
(55:10)今天我们大连开庭,我们几个律师开庭,审判我们律师。明天又是开庭,五六个宣判,大后天我们其他律师又开庭,这是二三四五都开庭。把我六哥,把我们的这几个老总,把我的员工,我的家人,侄子,外甥女婿,都抓起来。

十九大以后对文贵的打压更厉害,更残酷。我的家人多个都被关在监狱里。我家人已经强烈要求我不要在视频中和在推特上提到任何家人的名字和家人。家人已经作好了最坏的准备。判实刑,长刑,这个当然非常痛苦。过去的几周来,我是很痛苦的,很痛苦。

家人第一次提出来,不允许我提家人。我的员工的家属通过别人给我发信息,希望老板不要再提我们的名字。我非常难受,但是我接受。

从今以后,我不会提我任何家人的所谓的判决形势和结果。我也不会提任何员工被判的结果。他们公开的是他们公开的。我不会再提。我经过这些天的调整,我绝对能做到,不管什么样的结果,我都不会受到影响。我受到影响,我就上当了。我也不会再提你们。

我今天上这个视频,非常之简单,在开庭之际,我再告诉所有的家人和员工,你们的天真和幻想毁了你们。不是文贵的爆料毁了你们。我六哥我五哥不是要给我磕头吗?求我吗?不爆料嘛?现在你们看到了,如果当初我停下了爆料,你们会更惨。

我从头到尾就告诉你们,只有两个希望,第一个希望,习主席看到了真正抓我们判我们,是否真有罪,假有罪的真相之后,我们有被平反的希望,非常之渺小。第二,郭文贵改变了这个体制,把盗国贼们彻底给毁灭。这是第二个希望,希望非常大。

 

你们看不到残酷,你们看不到他们的卑鄙,今天你们待在看守所里,还是待在监狱里。你坚持的住,那是你是英雄,你坚持不住,那你是狗熊,活该。不是文贵把你们送进了监狱。我没让你们作任何犯罪的事情。

所有他们今天审下来的罪行,都是在所有的证人都是在被关进监狱,被关在秘密地点,被刑事逼供,绑架家人为前提的情况下作出的所有的证据。没有一个是在自由情况下作出的口供。更没有第三方在场,而且完全,我们不是党员是在中纪委和中政法委成立的专案组的审判下,将你们抓起来的。这正常吗?这是政”治”,不“正常”。 让文贵为这个不正常买单,为这个政治的冤案买单,对我不公平。

无论是家人哥哥还是员工,你们如果抱怨,请尽管抱怨,我能做到的事情。

 

所以啊,大家你们不管怎么怪罪,还是你们生气。刚才断了,那网断了,我是接着录的。我希望大家一定要清楚,灾难既然来了,我们只有勇敢地面对,没有别的选择。我文贵,会用我的实际行动,我会用我的生命,我拥有的一切,来找回属于我们的公平公道。只有这样,我才能对得起你们,而不是按照你们所说的去妥协,按照你们说的给他们跪下,那是不可能的。

我不会当被几个日本人,押着几万人枪毙的那几万人之一,我一定是当那个,第一个举手的,而且也会坚持到底的。盗国贼的凶恶,必须得到惩罚。这不是我们一家的事情,也不是我们一个人的事情,也不是我们公司的事情,是全国人民的事情。中国人不应该再过这种猪狗不如的日子,不应该过这种极度恐惧的日子。

我们如果犯错了,还是我们拥有什么(跟旁边人说:这个不用了),都应该受到依法的对待,这种完全是以警治国,以黑治国,以黑办案的,对我们带来的伤害。既是历史付给我们的责任,上天付给我们的使命,也是我们一生追求的价值。
当然对于你们是很痛苦,他虽然让你们无法接受,我们唯一的办法,只有反抗!反抗到底!不要再相信你们面对的那些法官,他们安排了一切的律师,律师被司法局谈过无数次,连多一个字都不让说,连穿什么颜色的衣服都选好,你们的开庭,不让你们说话,让你们必须按照文件说话,这哪叫审判呐?这叫绑架!

如果你对绑架都还有幻想,那我没办法了。文贵会用文贵的实力和智慧,会用文贵的一切,找回属于我们的尊严,我们的安全,我们的公平!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家人们,员工们,做好最坏的一天到来的准备吧。时间会在三年!

从今以后,大家各自走好,多多保重,谢谢!(双手合十)

说明:本文在Sara所发文本基础上完成,像所有为此付出辛苦的网友致谢。
原文地址:http://chinatwtparty.blogspot.com/2017/12/20171212instagram-8.html

发表评论